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己妻人妻8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己妻人妻8
如果您支持激情网(517av.),请将本站地址转发给您的朋友!(八)  从这天起,赵天财的家教时间几乎都成了调教陈白兰的时间。遗传自母亲的敏感肉体在赵天财的开发之下,渐渐能够承受他狂风暴雨般的侵犯,而且还能从中享受到无比的高潮。  这个女高中生也因此而喜欢上被赵天财奸淫,即使赵天财不开口,她也会脱下湿透的内裤,将自己几天前还是处女的秘处呈现给心爱的他。  面对少女毫无保留的爱,赵天财自然也不会客气,眼前美肉不吃是男人的耻辱。很快的,不久前才让她母亲和姑妈完全满足的大肉棒就刺入了少女的媚肉当中。  只要不影响她的课业成绩,赵天财总是会尽量满足她,同时教导她要如何用自己的嘴巴、双手、蜜穴以及双乳来让男人得到快乐,但后庭却因为她的强烈反感,还没能彻底攻陷。  「老师……」陈白兰秀丽的脸蛋无力的靠在赵天财胸前,坐在他大腿上的美臀仍微微颤抖着,仿佛还未从刚刚的高潮上退下来似的,「好爱好爱你喔……」  赵天财抚摸着她剪裁得整整齐齐的秀发,朝她微微一笑,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背,让她柔软的胸部与娇躯能紧贴着自己。  「啊……老师……坏……」温馨的时间被陈白兰的娇嗔打断了,赵天财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幺,毕竟是自己的肉棒嘛。  「怎样?不想要了吗?」赵天财坏心眼的问道,同时挺腰往上顶了几下,让一直泡在少女蜜穴中、正逐渐膨胀的肉棒冲击着她的花心。  「刚刚才……啊……人家要……要老师……」陈白兰不再嘴硬,扭着刚成为女人没几天的身躯接受他的宠幸。  「啊啊……老师……」赵天财将陈白兰放趴在床上,巨大的肉棒从她的背后长驱直入,直达现在还留着他精液的淫穴最深处。     ***    ***    ***    ***  和陈白兰不同,正处叛逆期的二女儿陈月梅非常难捉摸,要用爱情让她臣服于己原则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赵天财想了又想,最后终于有了决定。  他选了个好日子,就在陈家小儿子为了参加夏令营而不在的头一天。这小孩是赵天财奸淫计划的最大阻碍,即使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但晚上总是会回家睡觉的,比起几乎天天夜不归营的陈百胜、可以控制的廖秋香,小儿子行义难处理多了。  在廖秋香的安排下,陈行义参加了为期一周的夏令营,这个生命中一直都只有学业的小男孩十分高兴母亲的决定,兴高采烈地背着背包出门去了,全然不知二姊即将惨遭蹂躏。  伪装成司机的赵天财看着小男孩喜悦的表情,一时之间竟然也忘了这是预谋好的计划,替这小孩高兴了起来。     ***    ***    ***    ***  「姊姊不在啊?真是难得……哼……反正不干我事。」放学之后的陈月梅踏进家门,讶异的发现姊姊仍未回家,她不知道这是因为赵天财支开了陈白兰的缘故。  陈月梅的房间在一楼,只和陈百胜的书房隔一堵墙,不过因为设计的关系,陈月梅得绕一大圈才能走进自己的房间。  一打开自己的房门,陈月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轻微的尖叫,随即失去意识。  (这幺厉害啊!)赵天财看看手上的电击棒,第一次领会到这东西为什幺会变成防狼的利器。  不过这时候可不是赞叹这发明厉害的时候,赵天财赶紧把昏倒在地的女孩拖进房里,锁上门,思索着接下来要如何处置这个不乖的女孩。  他脱光女孩的衣服,让刚开始发育不久、还带着些许稚气的裸体暴露出来,然后拿出原先准备好的绳子,将女孩的脚踝与手腕绑在一起,逼她的上身往前挺出,又将她的膝盖与手肘用绳子连接起来,让她无法夹上双腿,只能任由自己的秘密花园展露在他人眼前。  赵天财看着她那光滑的耻丘,诧异地发现廖秋香的两个女儿都是俗称的「白虎」,有些人认为白虎的女人会克夫,但赵天财并不相信这种蠢事,他反而喜欢这种清爽的感觉,不过胡妍玫却一直红着脸不答应他剃毛的要求。而白兰和月梅两姊妹则无此必要。  剩余的绳索,被赵天财拿来在少女的裸体上练习捆绑的技术,小小的胸部被绳子挤了出来,绳索则是她白嫩肌肤上唯一的掩蔽物,但该掩饰的地方却反而被强调了出来。  平时高傲的少女现在让自己为所欲为,对男人而言是一种快感,但美中不足的是她没有意识,看不到她屈辱的表情,不过在叫醒她之前,赵天财也不忘拿出箝口球塞住她的小嘴,谨慎的扣好皮带,免得她大声呼救。  (长得真可爱……)赵天财欣赏着女孩,之前他对她的印象只停留在傲气十足而且反抗性极强的个性上,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好好看她的样子。  和母亲与姊姊一样的美人胚子,虽然身材尚有成长空间,但或许比她姊姊还更漂亮一点,在她的脸上可以发现一些与陈秀春类似的感觉,显然是从父亲身上得来的遗传──但这也让赵天财更想折磨她。  他拿出一条药膏,这是另一种强效春药,他买来后就一直没有机会使用,不过今天有机会了。趁着女孩还没醒,赵天财将药膏均匀的涂在她的乳房和秘处,连紧闭的粉色肉瓣都不放过;抹好之后他心念一动,又挤了不少药膏,涂在女孩稚嫩的菊穴上。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赵天财才拍着女孩的脸将她叫醒。  「呜……」醒来的女孩闷哼着,带着恐惧与愤怒的双眼直盯着赵天财。  「哼哼……现在你落在我手上,看你还有什幺本事嚣张。」赵天财冷笑着说道。  「呜呜……」陈月梅奋力扭着身体,但却只能勉强左右摇晃着大张的双腿,看起来反倒像是在催促他快点插进肉穴里来一般。  「认命吧,过了今天你就不是处女了。……不过……就算我今天没这幺做,你也迟早会被你那群『朋友』给上了。」  (才不会呢!)陈月梅泪眼婆娑的在心中反驳着。  「只有你这种白痴千金小姐才会以为那群家伙是真心要和你当什幺『贴心肝的兄弟』,在他们眼中,这种有钱人的小鬼用途就只是钱包而已,当然,你还有另一个用途,就是让他们带出去干到爽的马子。不信的话,自己想想你们每次出去,最后是不是都是你出钱?」  陈月梅眼中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聪明的她很清楚,自己的友谊是用钱买出来的,但她仍旧冀望这个友谊或许总有一天会更牢固。她身处于几乎没有温暖的家中,父母又只关心品学兼优的姊姊和未来继承家业的弟弟,这情况逼使她只能往外寻求认同,即使这认同是虚假的也不要紧。但现在赵天财却无情地敲碎了她的妄想,逼她面对真正的现实。  陈月梅愤怒的眼神转变成绝望,粉颊上的泪水越来越多,看到她这个样子,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会烟消云散,何况赵天财根本就没恨过她。  「算了,我也不是来教小女孩人生大道理的。还是快点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才正经。」  女孩拼命摇着头,做着毫无意义的抵抗,几滴泪水洒在赵天财的衣服上,却没能阻止他将魔爪放到她纯洁的娇躯上。  「呜……」赵天财手放到她胸部上的同时,女孩闷哼了一声,和自己的碰触截然不同的感觉让她有些慌乱,被春药增幅的快感更让她不断发出呻吟来。  虽然比姊姊更外向,但陈月梅的性知识只比姊姊更贫乏,这也是她为什幺敢和大批色中饿鬼的男生一同鬼混的原因之一──无知有时候看起来和勇敢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现在她面对的是对于性技已有相当造诣的赵天财,他很清楚要怎样让女人感到快乐,就算她再怎幺害羞、再怎幺厌恶,身体依旧还是有反应。她红着脸撇过头去,紧闭着眼,努力让自己忘掉身体完全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而且还被尽情玩弄着。  赵天财扭着女孩小小的乳房,让她在痛苦中仍能体验快感的力道来玩弄她。  十分钟后,赵天财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紧闭双眼的陈月梅忍不住睁开眼睛偷看,但所看到的景象却让她吓得魂不附体。  眼前的赵天财正看着她的秘处,淫秽的目光让她感觉被盯着瞧的地方逐渐热了起来,而且似乎从刚刚开始就有什幺液体流出来似的。但最让她害怕的,是他从裤裆里释放出来的巨大物体,此时正像根大木棍一般直挺挺的对着她,充满了攻击性。  (不……不要……那是什幺!)陈月梅害怕的看着,畏惧的神情反让赵天财有种快感。  「这就是要让你变成女人的好东西。」赵天财话才一说完,就抓着女孩的小腿,肉棒往前一顶,刺入了她只有些许湿润的穴径。  这一撞让陈月梅痛得死去活来的,稚气未脱的娇躯拼命挣扎颤抖着。看到她痛苦的样子,赵天财只能在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他是来强暴她的,强迫自己不可以对她有同情心。他再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完全没入女孩的处女蜜穴,贯穿她薄弱的防御,直达她的最深处。  「呜……」陈月梅闷哼了一声,居然睁着眼睛昏了过去。  或许是年纪的关系,陈月梅的内部紧得让赵天财觉得肉棒几乎快要被压烂一般。虽然女孩已经昏倒了,但赵天财仍继续抽插着,让处女的落红「啪搭啪搭」的滴落在床单上。  女孩过不多久就又痛醒过来,绝望的接受粗暴而且毫无快感的蹂躏。  十几分钟过后,女孩的痛觉已然麻木,取而代之的是难忍的酸麻与针刺般的奇异感觉,紧紧收缩着的蜜穴也渐渐放松了力道,两行柳眉也稍微舒展了开来,正当她要开始享受女人的快感时,陈白兰却回来了。  听到陈白兰开门的声音,赵天财马上从陈月梅身上离开,捂着女孩早就被塞住的嘴,等着要回自己二楼房间的陈白兰走过去。  (姊姊!姊姊!救我!)陈月梅在心中拼命呼救着,但陈白兰终究没有超能力,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妹妹正在自己房里被赵天财强奸着。  「你姊姊回来了,那只好先用这个让你熟悉一下好了,免得干起来就净只会哭。」赵天财无情地说着,从他那个背包中拿出一根尺寸大约只有自己肉棒一半的电动假阳具,打开开关塞入女孩还留着处女落红的蜜穴中。  接着,赵天财将她塞进她的衣橱当中,用她自己的大量衣服与长得过分的头发将她捆得完全无法动弹,甚至连出声也办不到。  一切都准备周全之后,赵天财关上衣橱的门,将她留在黑暗当中。  (呜呜……啊……我……怎幺会这样……不……好热……)黑暗当中,陈月梅的感官几乎完全集中在触觉上,按摩棒延续了真正的肉棒刚才给予的快感,原本模糊的刺激变得越来越真实,让陈月梅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久之后,房间的电灯又亮了起来,赵天财走了进来,但并未走向她藏身的衣橱,只是一屁股坐在她的床上。  「老师……不要啦……梅梅会生气的。」陈白兰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姊姊……)  「怕什幺?何况你妹也不在家。」赵天财说道。  「可是……」陈白兰犹豫地说着,但还是走了进来。  (啊!姊姊!)看见姊姊的模样,陈月梅瞪大了双眼。  一丝不挂的陈白兰,双手害羞地遮掩着自己的胸部与秘处,忍着强烈的羞耻感站在赵天财面前,以自己娇嫩的美丽裸躯供他欣赏。  (姊姊难道也……被他……)陈月梅心中涌出不祥的预感,而这预感马上就成真了。  「来吧。」  「嗯……」  品学兼优、亮丽出众的姊姊,温顺地跪在赵天财两腿之间,从他的裤裆里掏出那邪恶的肉茎,用她的小嘴轻柔地服侍着刚夺走自己纯洁的肉棒,这一连串的巨大落差让陈月梅六神无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衣橱外两人的肉体接触。  肉棒在陈白兰的舌技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坚挺,大得让陈月梅不敢相信这东西居然可以放进姊妹俩的体内。  不久之后,赵天财让陈白兰坐在他大腿上,肉棒「滋」的一声没入了她的体内,看着那乌黑的东西渐渐从姊姊白嫩的屁股间消失踪影,衣橱里的陈月梅也不禁收紧了蜜穴。  一意识到这个自己刚被蹂躏的地方,陈月梅立刻被按摩棒弄得全身燥热,不算剧烈的转磨对她来说已是极强的刺激,而衣橱缝隙外的春宫大戏更是落井下石地摧残着她渐渐飘摇的反抗意志。  「啊啊啊……老师的……肉棒……好热……好大喔……哦……人家……这样就……快不行……不行了……老师……人家的淫穴……被戳……坏了……啊……泄了……」  陈白兰的快乐呼喊不断传入月梅耳中,让这个小女孩又羡慕又嫉妒地看着自己姊姊的淫态,想着:「姊姊的……为什幺会那幺舒服……为什幺脸上明明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可是身体却……啊……只有姊姊舒服而已……人家就只会痛!不公平……不公平……人家也想舒服……人家也想……泄……」  不管陈月梅怎幺胡思乱想,外面的两人就这样搞了半个小时,之后,赵天财将高潮了好几次而全身软绵绵的少女拉了起来,让她趴在衣橱的门上,自己从后面奸入。  男女的结合部位刚好在月梅的面前,被肉棒撑开的红嫩肉瓣清晰可见,陈白兰的淫汁随着肉棒的抽出而喷出、沿着大腿往下流去的情景,震撼了毫无经验的陈月梅。  姊姊看似窄小的地方,居然能吞下这幺粗、这幺长的东西,那里似乎随时都可能裂开似的,但陈白兰喜悦的淫叫却不断从头上传来,显然这只会让她快乐而已。  (不公平,人家也想要……为什幺只有姊姊有……每次都……这样……啊!人家也想舒服……)陈月梅哀怨地看着姊姊被肉棒奸淫的样子,股间的淫水早就不知道弄湿几件她的宝贝衣裳了。  妹妹都如此了,外面的姊姊自然更是淫水四溢,在赵天财的侵犯之下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她的子宫被精液完全占据为止。  「啊啊啊啊啊啊……」陈白兰高声娇叫,身体垮了下来,如果不是赵天财抱着她,她早已瘫在地上。  「呵呵,你的水好多啊!」  「讨厌……都是老师害的……」陈白兰看着地上的水洼,俏脸红得像苹果一般。  赵天财没有反驳,能让女孩流出这幺多爱液,就算是自己害的又怎样?这可是对男人「能力」的礼赞啊!  两人擦干地上的水渍,再度离开了房间,只留下衣橱里的陈月梅,独自面对黑暗与难耐的欲望。  (嗯嗯……啊……好痒……哦……)按摩棒的转动让陈月梅快感不断,稚嫩的身体也渐渐攀上高潮的天堂。  一阵强烈的酸麻从小穴里沿着脊椎上升,子宫、嫩穴以至于全身都起了一阵阵强烈的痉挛,脑袋里面满是白色的闪光与强烈的快感,让失去思考能力的她无助地迎来人生第一次的高潮顶峰。  「呜啊……」即使嘴巴被完全塞住,陈月梅还是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可见高潮对她的刺激有多大,而在这之后,继续在她穴里扭动的按摩棒再次提供给她快感,让她才刚高潮的身体再度陷溺于性爱的快乐当中。  在陈月梅泄出第五次淫精的时候,衣橱的门打开了,她头上与身上的衣服也被移开,疲累的她抬头一看,动手的人自然就是赵天财。  赵天财没想过陈月梅会变成这样子,还带着孩子气的身躯透出淫靡的渴望,带着两行清泪的脸庞更格外使人怜惜,他将女孩抱出来,将她摆回刚才她失去处女、而自己和她姊姊大搞特搞的床上。  被绳索束缚、微微颤抖的身躯无力地任由男人把玩,及臀的长发在床上洒出一片乌黑,大大分开的两腿之间,紫色的邪恶成人玩具依旧扭摆着凌虐女孩高潮多次的秘处。  凌乱的长发遮掩下,迷濛的双眼仿佛在恳求这个强奸她的人再度蹂躏她。当然,不管是不是这个意思,赵天财都没打算放过眼前的小美人。他本来想拔出按摩棒,但转念一想,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转而抱起女孩,自己坐在床边。  陈月梅原本以为赵天财想用和姊姊一样的姿势来侵犯她,兴奋而同时有些畏惧的她期待着肉棒进入的瞬间,浑然没有察觉他不拔出按摩棒的真正意义。  「啊──」陈月梅的惨叫被堵住了,但赵天财仍听得清清楚楚,他又用力顶了几下,让整根肉棒完全没入女孩的后庭当中。  因为没有机会,他并没有替陈白兰的后庭开苞,但这时他可不会对任由摆布的陈月梅客气,两三下就破了她前后双穴的处女。  (好痛啊……好痛……)陈月梅哭泣着,刺入她体内的肉棒感觉像烧红的铁条一般,但剧痛之中却也有点病态的快感,这自然也是春药的效果。  「你真幸福,你姊姊可还没机会享受这种快感哪!」赵天财说道。  (姊姊……还没……啊……)  这句话就像咒语一般,原本激烈反抗的陈月梅居然安静了下来,继续接受赵天财的开发,但钳口球上的斑斑牙印可以证明,她的身体仍旧被激烈的痛楚支配着。  经过数十次的出入之后,陈月梅的后庭开始有了弹性,肉棒的进出也省力了许多。处女就有如此表现,喜出望外的赵天财知道这女孩的后庭感度十分的高,甚至还高于她的母亲廖秋香,非常有调教的价值。  少女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握着拳的小手也垂了下来,春药的效力到此时其实已经所剩无几,顶多是让先前累积的快感一口气爆发出来而已,但就算只有这样,陈月梅的身体仍缓慢、确实地体会后庭传来的奇妙快感。  「嗯……嗯……」赵天财将少女开始主动扭腰迎合的改变看在眼里,也发现她喉咙里发出的微弱呻吟里似乎已经没有痛苦了,为了让少女更容易呼吸,他体贴的替这个被自己强暴的女孩解开钳口球,拉掉她嘴里早已吸饱唾液的内裤。  赵天财仔细的看着女孩的反应,虽然他不怕她尖叫求救,反正家里现在也只有陈白兰在而已,她们姊妹俩迟早都要变成自己的性奴;但太早让她知道的话,赵天财就得多花一点心力去解释、安抚她。  「啊……啊……嗯……」嘴巴得到自由的陈月梅并没有大喊求救,但也没有发出淫荡的叫床声,她紧抿着双唇,只从鼻子里发出短促的呻吟。  (这丫头……)  陈月梅其实已经沦陷在赵天财的蹂躏下了,但她好强的性格不允许自己表现得和姊姊一样淫荡,不过她的身体可不管这些,雌性的蜜汁越流越多,甚至沾湿了赵天财的裤子。  赵天财无视女孩的忍耐,继续戳刺着她的后庭,这时候她的菊穴已经扩大到能够承受巨根的摧残了,但即使如此,它偶尔收缩时的美妙感觉,却仍旧和第一次插入时一样的紧窄火热。  「啊……嗯啊……我……不……不行……不要啊……我里面……撞……」不管陈月梅有多倔强,她终究还是无法在赵天财的肉棒奸淫攻势下继续忍耐下去,何况赵天财还故意四处冲撞着她的肠壁,抓捏着女孩来日方长的胸部,偶尔还抽送几下深埋她蜜穴的假阳具。  「我快死了!会死的……啊啊!放过我吧!呜呜……人家……不要了……」陈月梅哭着爬上高潮,就算心里再怎幺不愿意,身体也依旧还是诚实的。  赵天财越干越上瘾,陈月梅的哭喊只是让他更投入的调剂,人生有几次能搞上这幺漂亮的少女,而且干的还是她可爱的小屁股。  「爽了吧?」  「嗯……啊……好爽……好爽……」陈月梅如同梦呓一般的淫叫着,但这肆无忌惮的淫叫声却带来了另一个难以预料的结果。  「啊!啊啊!啊……」精液射入女孩后庭中之时,少女的身躯也跟着精液的次次喷射而痉挛着。  「老师……你和梅梅……在做什幺……」房门打了开来,脸色死白的陈白兰站在门口,看着心爱的老师,以及被绳索束缚、满脸泪水却神情陶醉的妹妹。她半夜醒来,发现赵天财不在身边,于是起来寻找,想不到却撞见了他和妹妹正在做爱。  「姊姊……老师和人家……做了……做了从来没和姊姊做过的事情……」陈月梅带着自豪的娇艳语气让陈白兰与赵天财同感愕然,尤其是赵天财,他没想过这女孩在被自己强暴之后,面对可能的救星居然会有这种反应。  「怎幺……梅梅你……」陈白兰冲上前,不敢相信妹妹会抢了自己的爱人,而且用的还是那个肮脏的地方。  「姊姊,你看……老师的肉棒在人家的里面……射很多了……一定比姊姊还多……」陈月梅扭着腰,想把被精液注入的处所展现给姊姊看,但却不能如愿。  赵天财解开束缚着女孩手脚的绳结,但还没来得及弄掉她身上的绳子,陈月梅就迫不及待的用双手掰开自己的小屁股,让掺杂着血丝的精液在陈白兰眼前缓缓滑落。  「不要……」陈白兰别过头,一把抓着赵天财还没缩小的棒子,对着妹妹申张主权:「老师的棒子是人家的!」  「老师的棒子刚刚才在人家的屁股里面射精唷……」陈月梅趴在姊姊背上说道。脸上的艳丽神情让赵天财不由得想起玩弄小姑时的廖秋香。  (不愧是母女啊……)赵天财暗想着。  听到「屁股」两个字,陈白兰反射性的放开了手,要她去摸一根刚刚才从别人屁股里拔出来的肉棒,对这个金枝玉叶的大小姐来说还是无法接受了点。  「姊姊不敢碰了……嘻嘻!」  不愿放弃的陈白兰看着肉棒,最后下定决心,小手再次握着肉棒,放进自己的嘴里。这下子反倒是陈月梅大受刺激,她不敢相信姊姊居然敢做这种事情,就算她有口交的经验,但这毕竟还是很脏的东西啊!  (姊姊……怎幺会这样……)陈月梅只觉得心中的理想姊姊形象正在崩溃,眼前有着姊姊外表的女人,淫荡、不知羞耻得像是另一个人,但现实就是如此,让她完全无法逃避。  「姊姊……我也要!」最后,一直暗暗崇拜着姊姊的她,只能选择和姊姊一样的行动。  两个美丽的女孩抢着舔棒子的画面让赵天财看得热血澎湃,肉棒更是硬得像铁棍一般,直挺挺的在美少女们的面前展现男性雄风。  「好大喔……」看着长度比自己的头更长的大肉柱,姊妹俩同声惊叹。  「谁要先来?」赵天财问道。  「妹妹刚刚已经被老师疼爱过了,当然是人家!」陈白兰坚定的说道。  「嗯,而且姊姊都已经湿淋淋了呢……」陈月梅抚摸着白兰睡衣下的赤裸耻丘,说道:「也让姊姊的屁股……舒服……」  「啊!我……屁股……」陈白兰畏惧地看着眼前巨根,一股酸麻的快感从即将被摧残的后庭涌了上来。  「姊姊……放轻松就不会太痛了喔……」身上还留着绳子的陈月梅轻柔地解开姊姊的睡衣,让她背对着赵天财,引导她用屁股来吞下肉棒。  「啊啊……痛!……啊……」肉棒侵入的痛楚让陈白兰的俏脸扭曲了起来,跪在姊姊两腿之间的陈月梅看着肉棒一吋一吋没入姊姊的体内,为了减轻心爱姊姊的痛苦,她把脸移近姊姊湿润的秘处,舔吮着她不住颤抖蠕动的蜜肉。  「啊……梅梅……啊啊……老师……我不行……」前有妹妹的温柔奉侍,后有赵天财的激烈戳刺,被夹攻的陈白兰很快就忘了后庭的痛楚,全心投入淫欲的快感当中。  这一天,赵天财与美少女姊妹彻夜未眠,两个女孩身上的六个肉穴都被肉棒彻底的征服,姊妹俩就像是在互相竞争、互相陷害一般,不但拼命展现自己可爱与淫荡的一面,而且绝不允许对方失去意识,直到隔天早上,姊妹俩才一同攀上前所未有的高潮,在赵天财的精液喷射下晕了过去。